图片 6

雪域青春见证路平桥通藏区繁荣,为修建它牺牲了整整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

风景宜人的川藏线上,曾经诞生了很多的优秀摄影作品,然而坐落于其中的怒江大桥却是个不允许拍照的地方。由于地理位置十分险峻,附近经常发生落石等自然灾害,容易危及过桥人员的安全。在另一方面,它也是川藏线上的唯一能通过大型车辆的桥梁,相当于战略咽喉,一旦信息泄露出去后果将非常严重。

在最危险的地方预警险情

图片 1

每年,都有老兵离开,又有无数新兵加入,守路的人一茬儿接一茬儿。王发明说,路平桥通,藏区繁荣,就是护路战士最大的心愿。[
]

图片 2

2014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川藏、青藏公路通车60周年之际提出要大力践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作为交通兵的王发明和战士们守桥铺路,抢险保通,发扬“两路”精神,把青春和热血洒在这片辽阔的雪域高原上。

而现在,新的怒江大桥已经竣工,那座老桥则不复存在。但英雄不朽,让我们一起铭记当年那群献出生命的英雄战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通过时间由过去的两个多小时缩短到20分钟。自驾游客比往年增加了很多。”在通麦村经营农家乐餐的老板李朝江生意变得越来越好,他很高兴。

但有多少人会想到早在50年前,曾有一群18军的官兵在这个险峻到看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为了打通桥梁而和各种天灾英勇抗争。当时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和运输技术的落后,战士们每天都必须要带着施工设备和材料爬上四千多米的山顶,工作的险恶程度可见一斑。

雪域青春见证路平桥通藏区繁荣

原标题:“吃人”的桥!为修建它牺牲了整整一个排的解放军战士!

两个月前,怒江沟第三座大桥也通车了,史建懋见证这条公路从窄到宽、由弯变直的过程,时断时通的砂石路不见了,常年畅通的沥青路一路向西。

带头的战士爬上山顶,从上放下一条条十几米长的醋索,搭成软梯,再由爬上去的战士悬空往山体打炮眼以固定软梯。在如此险峻的悬崖峭壁之上进行如此工作,危险性相当之高,受伤概率非常大。而最终,18军的官兵高喊着“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口号,以平均每公里牺牲一到两人的巨大代价,让这座天险成功通桥,这一壮举堪称奇迹。

与天路相伴,不让它受一点“轻伤”

当怒江桥顺利完工时,18军某排的战士除了排长以外全部牺牲,在万般悲痛之下,排长选择跳下怒江追随自己的战友!

留在雪域高原的理由各有不同。一名战士曾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我们天天与路相伴,爱路胜过爱自己。几代人以青春和生命保障着高原天路的畅通,我们的青春、汗水、辛劳都付出在这条路上了,不希望它出现任何问题,哪怕受一点‘轻伤’。”

怒江某处的悬壁上有一副“排长跳江图”正是众人为了纪念那位纵身跳江的排长而创作的,自怒江桥完工以来的几十年内,它一直挺立在那,向人们诉说着那些无名英雄。

“路平桥通、藏区繁荣是护路战士最大的心愿”

而事实上,此地禁止拍照的最大用意,是为了防止个别不法分子打着记录生活的幌子为敌对势力搜索情报,从而威胁中国的国土安全。另一方面,怒江两侧陡峭的山体极易发生塌方等自然灾害,当出现游客停车拍照的情况,很可能会发生重大安全事故,不仅人员财产损失不可估量,救援难度也是相当之大。因此,守桥军人都会提醒过往车辆加速驶离该区域。

刚当兵那会儿,穿上军装的王发明,干的却是“修边沟,刷边坡”的活儿,“凭啥别人手握钢枪,而我只有铁锹扫把。”入伍前几个月,他几度想要放弃。

图片 3

这些年,王发明随时保持警惕,时刻准备“战斗”:看树木的倾斜和摇晃角度,听石块滚落的声音,闻林子里腐烂异样的气味,提前预判地质灾害的来袭。

图片 4

“那里就是我们的驻守点了。”站在易贡藏布江旁,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队养护四大队大队长王发明指着对岸一排蓝色的简易房说。他和战士们常年在此待命,早晨七八点钟出发,3名一组,两小时换一班岗。

图片 5

曾在新疆服役的他,原本有机会留在更好的地方,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这片土地。他的叔叔、姨夫曾支援过藏区,他常听老一辈讲起怒江沟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在怒江沟修建第一代大桥,一名年轻的战士由于连日工作,不慎掉入水泥墩里,被发现时已经和桥墩凝结为一体。

图片 6

幸运的是,泥石流从车子另一侧倾泄而下,只差几米就要了他的命。

责任编辑:

“英勇顽强,征服怒江”“峡谷两岸出英雄”。平日里,白刚喜欢看老一辈守路人雕刻在峭壁上的字画,他深深意识到:“和平年代抢险保通,奋战在第一线,就是保家卫国。”

白刚驻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八宿县14年了,担负着嘎玛沟至沙饶村86公里道路的养护任务。这条路,最危险的是怒江沟,两侧岩陡峭,抬头仰望,看到的是“一线天”。刚来的时候,老兵就告诉他:“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

3年前,王发明和战士们目睹了通麦大桥的通车,这座桥的承重量由原来的20吨增至400吨,周边新修建的多条隧道穿山跨河,可以为来往车辆躲避侵袭,每年的车祸等事故发生率减少了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