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纯阳

从前,有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每天拿着个小铜锣在门边玩儿。他一边敲,一边唱:“当当当,吕纯阳——出门碰着个吕纯阳……当当当,吕纯阳——

从前,有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每天拿着个小铜锣在门边玩儿。他一边敲,一边唱:当当当,吕纯阳出门碰着个吕纯阳当当当,吕纯阳出门碰着个吕纯阳

从前,有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每天拿着个小铜锣在门边玩儿。他一边敲,一边唱:“当当当,吕纯阳——出门碰着个吕纯阳……当当当,吕纯阳——出门碰着个吕纯阳……”

有一天,吕纯阳正好路过那家门口,听那小孩儿唱他的名字,觉得奇怪,他走上前,弯下腰,问那小孩儿:小孩儿,你唱得真好,这歌儿谁教你唱的呀?

有一天,吕纯阳正好路过那家门口,听那小孩儿唱他的名字,觉得奇怪,他走上前,弯下腰,问那小孩儿:“小孩儿,你唱得真好,这歌儿谁教你唱的呀?”

小孩儿回答说:从前街上卖花的白牡丹姑姑教我唱的哩。

小孩儿回答说:“从前街上卖花的白牡丹姑姑教我唱的哩。”

啊?白牡丹姑姑如今在哪儿卖花呀?

“啊?白牡丹姑姑如今在哪儿卖花呀?”

白牡丹姑姑好久没来了,不知上哪儿去了。

“白牡丹姑姑好久没来了,不知上哪儿去了。”

吕纯阳想了一下,又问:白牡丹姑姑有没有跟你说那吕纯阳好不好?

吕纯阳想了一下,又问:“白牡丹姑姑有没有跟你说——那吕纯阳好不好?”

白牡丹姑姑说,吕纯阳是个大好人,吕纯阳呀,是个仙家,会给人看病哩!

“白牡丹姑姑说,吕纯阳是个大好人,吕纯阳呀,是个仙家,会给人看病哩!”

吕纯阳一听很高兴:小孩儿,你伸个手板出来,我给个糖你吃。

吕纯阳一听很高兴:“小孩儿,你伸个手板出来,我给个糖你吃。”

小孩儿听说有糖吃,高高兴兴伸出手,只听见啪一声响,吕纯阳在他手掌心敲了一下。

小孩儿听说有糖吃,高高兴兴伸出手,只听见“啪”一声响,吕纯阳在他手掌心敲了一下。

你干嘛打我,糖呢?

“你干嘛打我,糖呢?”

你拿这小铜锤儿,每天在这手板心敲一下,可以敲出一个铜钱,拿去买糖吃。

“你拿这小铜锤儿,每天在这手板心敲一下,可以敲出一个铜钱,拿去买糖吃。”

小孩儿拿小铜锤儿往手板敲一记,果然,一敲下去,当一声,手掌心跳出一个铜钱。小孩子好开心,马上又敲一记,又是当一声,又跳出个铜钱来。可是,敲第一记啥事儿也没有,敲这第二记,手掌心就变红了,微微有点肿起来,还有点疼了。

小孩儿拿小铜锤儿往手板敲一记,果然,一敲下去,“当”一声,手掌心跳出一个铜钱。小孩子好开心,马上又敲一记,又是“当”一声,又跳出个铜钱来。可是,敲第一记啥事儿也没有,敲这第二记,手掌心就变红了,微微有点肿起来,还有点疼了。

哎小孩儿,别急别急,你每天只能敲一下哦,敲多了不灵验。记住了?

“哎——小孩儿,别急别急,你每天只能敲一下哦,敲多了不灵验。记住了?”

记住了!小孩儿乐得蹦起来,他放下铜锣,捡起铜钱,一溜烟跑去买糖吃。

“记住了!”小孩儿乐得蹦起来,他放下铜锣,捡起铜钱,一溜烟跑去买糖吃。

一天,小孩儿的娘见儿子有糖吃,觉得奇怪:娃呀,你哪来糖吃?

一天,小孩儿的娘见儿子有糖吃,觉得奇怪:“娃呀,你哪来糖吃?”

买来的呗!小孩儿蹦上门边一块青石头,那样子可神气了。

“买来的呗!”小孩儿蹦上门边一块青石头,那样子可神气了。

娃呀,你买糖的钱哪里来的?莫不是偷来的吧?

“娃呀,你买糖的钱哪里来的?莫不是偷来的吧?”

才用不着偷呢,小孩儿更神气了,我自己有办法弄到钱。

“才用不着偷呢,”小孩儿更神气了,“我自己有办法弄到钱。”

听儿子说有办法弄到钱,娘连忙到青石上把小孩儿拉下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搂住了,问他说:娃呀,你把弄钱的办法告诉娘,好不好?

听儿子说有办法弄到钱,娘连忙到青石上把小孩儿拉下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搂住了,问他说:“娃呀,你把弄钱的办法告诉娘,好不好?”

嗯,那会儿天还冷着呢,我在门口敲小铜锣唱《吕纯阳》玩儿,有个人戴个道士帽,背个大葫芦走过来,他教了我一个法子:他在我手掌心轻轻敲了一下子,从那日开始,我在手掌心敲一记儿,手掌心就会跳出来一个铜钱儿。

“嗯,那会儿天还冷着呢,我在门口敲小铜锣唱《吕纯阳》玩儿,有个人戴个道士帽,背个大葫芦走过来,他教了我一个法子:他在我手掌心轻轻敲了一下子,从那日开始,我在手掌心敲一记儿,手掌心就会跳出来一个铜钱儿。”

娘一听,眼睛里放出光来了:好娃儿,咱运气来啦,你碰上吕纯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