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石补天的始祖神女娲,女娲造人补天

前言:

论及神话,人们立刻会想到古希腊、古罗马,想起雅典娜、阿波罗,想起维纳斯、丘比特。其
实,中国也有毫不逊色于世界任何地方的或瑰丽或悲壮、或奇诡或缠绵的神话传说,这些神和神性英雄的故事,大多集中于《山海经》一书。

论及神话,人们立刻会想到古希腊、古罗马,想起雅典娜、阿波罗,想起维纳斯、丘比特。其实,中国也有毫不逊色于世界任何地方的或瑰丽或悲壮、或奇诡或缠绵的神话传说,这些神和神性英雄的故事,大多集中于《山海经》一书。

《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说,西方大荒的栗广之野,有十个神人守卫在道路中央,他们是女娲的肠子化就,名叫女娲之肠。女娲是华族传说中的人类之母。当宇宙由混沌而渐渐清廓,轻清的物质上浮,重浊的物质下降,天上仅有太阳月亮,地上仅有草木山川,世间寂静又荒凉。时光流淌了不知多少年多少代,大神女娲才从亘古中醒来。

《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说,西方大荒的栗广之野,有十个神人守卫在道路中央,他们是女娲的肠子化就,名叫女娲之肠。女娲是华族传说中的人类之母。当宇宙由混沌而渐渐清廓,轻清的物质上浮,重浊的物质下降,天上仅有太阳月亮,地上仅有草木山川,世间寂静又荒凉。时光流淌了不知多少年多少代,大神女娲才从亘古中醒来。

她在天地间行走,觉得孤寂和无聊。她来到波光粼粼的大湖边,见身影在湖水里摇曳,心里亦随之一动,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带水的黄泥,仿照自己模样,揉捏出一个个小东西。小东西们一着地,即蹦跳嬉闹起来,围着她打转。女娲不歇手地捏啊揉的,累得头晕目眩,不耐烦了,顺手拔起一根缘山而上的参天紫藤,用力一按,那藤便搭在地面,蘸足了泥浆,再一挥手,紫藤带着泥浆一道翻身,溅得地上星星点点,竟纷纷变成了她先前做的小东西,只是大半呆头呆脑,肥瘦不均。

她在天地间行走,觉得孤寂和无聊。她来到波光粼粼的大湖边,见身影在湖水里摇曳,心里亦随之一动,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带水的黄泥,仿照自己模样,揉捏出一个个小东西。小东西们一着地,即蹦跳嬉闹起来,围着她打转。女娲不歇手地捏啊揉的,累得头晕目眩,不耐烦了,顺手拔起一根缘山而上的参天紫藤,用力一按,那藤便搭在地面,蘸足了泥浆,再一挥手,紫藤带着泥浆一道翻身,溅得地上星星点点,竟纷纷变成了她先前做的小东西,只是大半呆头呆脑,肥瘦不均。

女娲和伏羲

女娲和伏羲

女娲一时兴起,飞快地舞动藤条,泥点暴雨似地从藤上飞溅开来,那小东西撒得遍地皆是,有哭的有笑的,满世界的跑。女娲和着泥水捏成的、抡起紫藤撒出的东西就是人,他们有男有女,繁衍生息,绵延了一代又一代。

女娲一时兴起,飞快地舞动藤条,泥点暴雨似地从藤上飞溅开来,那小东西撒得遍地皆是,有哭的有笑的,满世界的跑。女娲和着泥水捏成的、抡起紫藤撒出的东西就是人,他们有男有女,繁衍生息,绵延了一代又一代。

另一种说法是:宇宙开辟之初,只有伏羲、女娲兄妹俩居住在昆仑山,那时天下还没有人类。兄妹两人商议想结为夫妻,却又自觉羞耻,觉得是乱伦,可是不结合又怎能延续生命呢?伏羲和女娲左右为难,便登上昆仑山巅,向天祝告:“如果苍天希望我们兄妹结为夫妇,那么山下云烟都合于一处;如果不是,那么让云烟四散飘零。”话音还在山谷回响,山下云烟早已聚合在一起。于是,女蜗与伏羲结合了,只是还有些害羞,就将草编织成一面扇子,用来遮盖脸庞。这则传说由来已经很久,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上,也有许多人面蛇身的伏羲、女娲交尾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