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抑郁,黔驴技穷

不思进取,沦为弱肉
黔驴被老虎吃了后,失去驴的黔人又买了四头驴放养在山下。四头驴吃饱喝足后聊起天来。甲驴感叹道:这里水草丰美,不愁吃喝,不用干活,真好!乙驴兴奋地说:是啊,生活在这里真是无忧无虑。丙驴听了,急忙告诫他们:不要乐而忘忧,上次那哥们儿不是被老虎吃了吗?甲驴一脸不高兴地说:你真扫兴,放着好日子不尽情享受,却在这里杞人忧天!听了甲驴的话,丁驴重重地叹了口气。过了一段日子,老虎真的来了。甲驴因为猛吃猛喝长了好些肥肉,行动迟缓,又一点没防备,所以见到老虎时吓得迈不开腿,不能跟其他驴一样远远逃去,遂成了老虎的下酒菜。
贪图享乐,不思进取,会使人沦为弱肉,面对强敌只能束手待毙。
脱离集体,于己不利
眼睁睁看着甲驴被吃掉,其他三头驴不得不想计策对付老虎。丙驴说:下次再见到老虎,我们就一齐朝他吼,准能把他吓跑。丁驴说:对,我们还可以踢他。乙驴说:笨蛋们,我才不跟你们冒险哩,要吼你们吼,要踢你们踢,我得逃命。丁驴连忙劝导乙驴:驴多力量大,只要我们一起抵抗,老虎肯定吃不了我们。乙驴听了连连摇头。不久,老虎又来了。丙驴和丁驴一见老虎就声嘶力竭地吼起来,四蹄还不住地狂舞着,而乙驴却自顾自逃去。老虎见丙驴和丁驴不好对付,便去追逃走的乙驴。结果,乙驴丧生虎口。
脱离集体,只顾自我,往往于己不利。 智勇兼施,弱能胜强
甲驴、乙驴相继被老虎吃掉,丙驴和丁驴天天卧立不安。怎么办呢?老虎太凶恶了。丙驴焦急地问。丁驴思来想去,最后说:现在驴少敌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还是以攻为守吧。老虎一来,我们突然向他撞去,或许能把他吓跑。丙驴点头称是。话刚说完,老虎再次现身。这时,丙驴和丁驴一齐铆足劲儿朝老虎狂奔过去,声势凶猛。老虎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坏了,夺路而逃,两驴大获全胜。
智勇兼施,是以弱胜强、化险为夷的法宝。 小胜而骄,败绩将至
自从吓跑老虎后,丙驴就变得自命不凡,他常常津津乐道:老虎也不过如此,见了我们还不是掉头就跑。要是再见到他,我一定给他好看!丁驴劝道:老虎‘百兽之王’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我们只是暂时吓住了他。别忘了甲驴和乙驴是怎么死的,以后我们还应加倍小心才是!丙驴听了,嗤之以鼻。果然,老虎不久后又出现了。只见丙驴耀武扬威地走到老虎面前,朝老虎龇了龇牙,还得意洋洋地掉转屁股,想踢老虎两脚。谁知还没踢到老虎,他的脖子已经被老虎咬断了。丁驴远远看见,无奈地摇了摇头。
取得一点小胜利就忘乎所以,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离失败就不远了。

开场 人物出场(猫甲,猫乙,猫的忧郁,猫丙,猫丁, 猫)

猫甲(以下简称甲):(双眸在阳光下,眯成一条缝隙):阳光曝晒我的躯体

猫乙(以下简称乙):光线融化我的力气

猫丙(以下简称丙):哈!我们拥挤在一起.

猫丁(以下简称丁)(拖住丙):别在角落藏匿!  [音乐]

猫出场 (无奈摇头, 流露出不屑表情)

甲:多鲜美的阳光,多美好的香气

澳门新匍京怎么下载 ,乙:享受我的阳光,消失了与寒冷黑暗的距离

丙:唔,有的猫如此叛逆,他远望我们瑟瑟发抖,毫无意义.

丁(望向丙,附和):无意义,唔唔 ,无意义

甲:阳光穿透光亮的皮毛,闭上双眸还有阳光的气息!

乙:一掌的阳光,发烫的欢乐,驱不走的安逸!

丙:唉,可怜的自讨苦吃 冰冻的躯体

丁:可怜可怜 冰冻的躯体

猫:你们只会享受,只会享受休憩,阳光的安逸,让你们的思想几近昏迷(摇头)

猫:你们停滞不前,囤积在一处,不思进取

甲:可怜的猫跌进了误区

猫:我选择的方式、我的定义

乙:你有你的方式,你有你的定义!

猫:没错,对于你们我不屑搭理,没有思想,盲目的快乐,混乱的躯体

甲:思想?思想带不来新鲜的活鱼

乙(扭过脸去,抚弄自己的胡须)

丙:我们并非没有思想,但思想不是偏激,你的固执让你找不到自己,我们的休憩却被你片面定义

甲:思想不能解宇宙之谜:不符合我们享受的质地,我们捕捉,我们吞噬龌龊,让世界纯净,我们不需要你自以为深刻的阴郁

丙:来吧,让我们享受安逸,哈,还有一点点奢靡

猫:你们……(一脸怒气,转身离去)

甲:他太固执

乙:他有些偏激

丙:不如将他感化

乙:将他感化?希望出现奇迹……

(猫走向角落,踽踽独行,心在抽搐,捂住胸口)(凄凉乐起)

猫:啊,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一个成而未成的问题,我想不明晰

(一束微弱的光穿透角落的灰暗)

猫:我的忧郁,我的忧郁,我呼唤你

猫的忧郁(以下简称郁)出场

郁:我是猫的忧郁,我与我的主人一刻不离(得意状)

郁(走向猫):主人,你如此偏爱我,我无上的荣幸

猫:可以理解我的,只有你,只有你给我一席之地

郁:不要害怕,不要恐惧,我们一直在一起

猫:我蜷缩在角落,看着阳光下的他们愉悦欢欣,无尽的孤寂,让我想要逃离

郁:来我这里,不要理会他们对你的争议,继续你的独立,我来给你欣喜

猫(面对观众):我只能与忧郁共舞,阳光在不远处,想要走进,他们的吵闹又让我望而却步,我快要窒息

丁(高声地说):停止你的抒怀,阳光下得我们需要宁谧

猫:我在角落里,唯恐扰了你们的梦、乱了你们的群体,请给我一点空间,一点空隙

丁:你固执的思索只能换来叹息,为何不融入群体,获取新的生机

(猫不语,躲进角落)

(丁退场)

郁:跟我走,随我离去,我给你空间,让你尽情呼吸

猫:跟你去,是无尽的黑暗;跟他们去,是不被理解的孤寂,这样的冲击!我是否要放弃,融入群体…….

郁:不要动摇,不要经不住他们的冲击,他们都是平庸肤浅的东西

猫:我已混乱,不够清晰

郁:你经受不住他们的剖析,他们是虚无的东西,他们不怀好意,你不要与我分离

猫:我想要独特,但却丧失吸收阳光的能力

郁:你的独特勃勃生机,拥有我让你充满魅力

猫:但愿如此,我已不能辨析

郁:继续你的深刻,保持你的独立,我是你的忧郁,切莫忘记!

猫:我要沉睡,昏天黑地

(猫做睡眠状,光线骤然全无)

(微弱光,以下为梦境)

甲乙丙丁:来我们的群体

猫:这穿透我心的呼唤,会不会是个梦境?

甲:我们有充足的光线、新鲜的氧气,快脱离你发霉的黑暗,来我们这里

猫:我快要不能呼吸,被孤独禁锢,被忧郁环绕,寻不到救济

乙:我们有足够的温暖,可以溶解你的忧郁

猫(惊喜):真的,可以?我们不是一体……

甲:为何?你断然的拒绝,会远了我们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