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曹操七十二疑冢解密,却任然找不到葬在哪里

原标题:他是三国最大的枭雄,死后千年,却任然找不到葬在哪里

曹操七十二疑冢解密

三国大枭雄曹操病逝于洛阳,是在建安二十五年正月的光景了。魏文帝曹丕也就是长子,遵父亲的遗嘱,将遗体运回邺城安葬,并且履行了曹操的要求。但是自宋以来曹操坟却就此不见其影,之后又是众说纷纭,困扰至今曹操墓之谜究竟为何呢?

曹操陵寝至今仍是考古界的一大谜案。在新近推出的《中外重大历史之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一书中,作者徐作生经过大量的实地考察和史料考证,对这一谜案提出了诸多颇有新意的见地,内容涉及传说中的七十二疑冢、甄后朝阳陵、漳河河底之谜等。

图片 1

在《遗令》中设下机关

后世因为晋朝陆机所做的《吊魏武帝文》中有引曹操之言语“葬于邺之西岗之岭上,于西门豹祠所相近与”就此认为曹操墓肯定就在今年临漳县丰乐镇西门豹祠一带。其实这是有很大矛盾的地方的,西门豹祠是建于北齐保年间的,显然不可能是北魏曹操所建设的嘛。陆机所指,如若属实,固然不在这个地方的。当然也不乏有人人认为陆机所引“遗令”可能未必可信。

西晋著名的文学家陆机,于无意中在宫内秘阁发现曹操所写的《遗令》。这篇《遗令》中提到了铜雀台,曹操吩咐他的妻妾们,在铜雀台的工堂上安放一张六尺大床,挂上灵帐,并供上干果祭品,逢到每月的初一、十五的上午,向灵帐奏乐歌舞。同时,《遗令》还嘱咐他的群臣,“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后人便依据这篇《遗令》里所说的内容,以铜雀台为中心,寻找曹操的陵墓,然而终莫得其所。

图片 2

玄武池中“曹操墓志”

曹操生性多疑,死后怕人掘其墓,因而就暗设了72疑冢。范大成,京镗等人都写有遗冢诗。就比如说范大成“一棺何用如林冢,谁复堪公负此心。一土封成万骨枯,何须疑冢蒙土封”这甚至成了后来丑化曹公,72坟成了他奸世欺世的铁证。

如果你从北京乘坐京广线火车,过石家庄、邯郸,进入磁州境内时,一定会惊奇地发现,在铁路沿线,矗立着一座座像小山似的大土堆由北及南,直至济水之滨而止。这些土堆,便是举世闻名的曹操七十二疑冢。

图片 3

关于曹操七十二疑冢的传说,在临漳、磁州一带流传很广。据当地老百姓说,讲武城一带的疑冢,在雷雨天常常会冒紫光。还有的老百姓说,军阀混战的年代,曾有东印度公司的叫胡赛米的古董商人,从郑州出钱雇了一批民工,到临漳将疑冢一座座掘开,企图找到曹操的真墓,以攫取财宝。结果,那些民工接连挖了十几座墓,里面的随葬品不过是一些土陶、瓦罐之类的东西。

建国后,考古专家对这些疑冢进行了考察,发现这些墓大多为北魏王公墓,皆有尸骨。且墓大多有墓志铭,曹操设冢不可能每个都有尸骨。因而曹操实际上是生前设立这些冢,且多半为“坐享其成”。民间流传的曹操72疑冢于88年三月挖掘出的河北磁县古墓群,已查明为北朝大型古墓,为134座,因此民间流传的疑冢并非属实。

关于七十二疑冢,最为蹊跷的传说还有这么一件:

图片 4

清朝同治年间,当地有个叫朱伢儿的少年在讲武城东南的彭村打柴。彭村,古时候这里曾是一个人工挖出来的大湖泊,曹操命名为玄武池,专门在这里操练水兵。后来因长年不疏竣,加上中原一带连年干旱,池水涸竭,玄武池便渐渐淤塞,长满芦苇,变为陆地。牛伢儿在这里打柴时,突然在一人多高的蒿草丛中发现一座大冢,大冢墓砖已显露,墓前倒卧一块石碑,他赶忙从几里外的村子里叫来一位私塾先生,辨认石碑上的字。一读,才知道这是魏武帝曹操陵墓。于是村人立即将这件事报告到磁州县衙门。县令得知后,马上坐轿赶到彭村,可是再拨开蒿草丛看,那座大冢竟无影无踪,连石碑也找不到了。县令十分生气,认为私塾先生欺骗他,命役卒将他一顿毒打,而再去寻找牛伢儿,这少年却从此没了下落。

曹操颁布禁止厚葬,确定了自己“因高而基,不树不封”的原则。并说“天下安之未定,未得尊古也”所以后世人们推测,曹操自己就参与了盗掘东汉帝王陵墓的行动,因此对于前代帝王陵墓种种惨不忍睹的结局不能不有所惧怕,他在无奈之下做出薄葬的决定。由于实行简葬,加之陵墓不封不树,又临近漳河,而漳河历史上曾多次改道,曹操墓很可能被大水冲毁而不知所踪了。

解开疑冢之谜

根据亳州志和魏书记载,曹操死之年,曹丕没去邺城而是返回故里“亲祠礁陵”这处礁陵据说是建于曹操31岁称疾返里之时筑造的精舍处。而礁陵不得不被人们推测为曹操真实墓地。郦道元《水经注》中也有记载,说当时还存在石马,庙堂,石阙等。

前世学者考证曹操疑冢时,都疏忽了曹操的《终令》,这篇《终令)对寻找曹操陵寝起到启示作用。《终令》的全文是这样的:

图片 5

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规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周礼》冢人掌公墓之地,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居后,汉制亦谓之陪陵。其公卿、大臣、列将有功者,宜陪寿陵,其广为兆域,使足相容。

笔者推测,这座陵墓可能是曹操的家族墓地,后人重新建造,墓上墓下想必都会建造庙堂。至于曹操是否真的埋葬于此,小编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如此多的文献表明,曹操72疑冢的事实,曹操墓必定在其他隐秘之地。

细细研究,这篇《终令》中最可注意的是,曹操规定他的寿陵在西门豹祠的西原上,“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也就是说,陵墓必须建在地势高的地方,上面既不要封土,也不要种树,没有任何标识。而临漳、磁州境内的七十二疑冢,却是人工封土堆积而成的,这些墓冢,小的高数丈,大者则高数十丈,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座小山。如申庄乡天子冢,其封土长90米,宽80米,高40米。所以仅从形制看来,疑冢就不符合曹操中所规定的“因高为基,不封不树”的要求。

有人认为凭以曹操的智慧于心计。既然可以弄出个72疑冢,想必不会真的把真冢置于其中吧。再看看魏文帝颁布过先王诏,内说“欲祭先王于河上,览省上下,悲伤之感切,伤于掩首,叹于魏之滔滔,何雄之于有”。因此推测是在河水底部了。总而言之,曹操之墓任然是个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另外,笔者在临漳、磁州实地勘访时,曾于疑冢边拾起一些瓦当残片,保存于身边。从这些瓦当的纹饰考证,俱晚于曹魏之后(大多制于北齐或西晋)。在上述基础上,笔者又进一步核对县志,获知晚清年间,因闹饥荒,民盗发疑冢,冢内皆有尸骨,一为齐王陵,一为齐献武帝第十一子高阳王浞墓。一碑额题曰:“墓主为齐王四叔”。民国初,经人盗掘的疑冢内多有墓志,均系北魏、北齐时代王公要人墓。据此,笔者提出,七十二疑冢可能是曹操生前所设,以惑后人;而北朝王公命妇则是“坐享其成”了。

责任编辑:

1988年3月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发表了《“曹操七十二疑冢”之谜揭开》一文,证实了曹操疑冢实际上是北朝的大型古墓群,并指出其确切数字也不是72座,而是134座。在古人看来,七十二只是个概数,非实指。因此七十二疑冢,仅举大数而言,说明曹操疑冢之多。这些疑冢,都有巍峨高大的封土,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座小山。这些冢都在七十二冢之内,但与曹操无关。

翁媳陵寝互倚傍

打开干隆五十二年成书的《彰德府志》,在一幅描绘详细的临漳县图上,位于铜雀台正南5公里的灵芝村,清清楚楚地标着一座“魏武帝陵”;然而更为令人惊诧的是,在这座“魏武帝陵”之南,紧邻甄后朝阳陵!

甄后,即曹操的儿媳、曹丕的妻子甄文昭。临漳县志图上的魏武帝陵和甄后陵相连一起,总使人感到跷蹊而不解,而这也不符合中国传统伦理道德观念。要解开这个疑团,话还得从头说起:

建安九年,曹操领兵攻破了袁绍的府邸——邺城。曹丕仗剑冲入袁府,只见正堂上,一个女人披散着头发,伏在袁绍妻子刘氏的膝盖上啼哭,他觉得奇怪,于是命令刘氏把这个哭泣的女人捧起头来,让他看一看。一看,曹丕惊呆了,这是个楚楚动人的年轻女子,姿色绝伦,即把她带回住处。曹操虽也倾慕甄氏的美貌,但怎能夺儿子之美呢?甄后嫁给曹丕之后,开始颇为得宠,但曹操一死,曹丕就冷落了她,最后下诏书给她,赐她以毒酒,令她自杀。这是为什么?甄后与曹操,两人之间是否真有私情?这段历史上的公案,有关文献也只是点到而已,真实情况谁也不知道。《三国志》的注释者裴松之认为,曹丕做皇帝不立甄氏为皇后,并进而杀害她,“事有明审”,事情已是十分明白的了。当然,裴松之只是隐讳地点出曹魏宫廷的内幕,并没有直言;至于那些编撰《彰德府志》的老学究们,则公开认为曹操与甄氏公媳之间有暧昧隐私之事,所以在绘制县图时,把公媳两人的陵墓画在一起了。当然,这个大胆假设,在曹操的真正陵墓还没确认之前,还不能完全排除。